不只看守彩虹桥,海姆达尔还能听见绵羊的毛生长的声音

发布日期: 2020-06-14 16:21:05 阅读量:754

R好生活

作者:保罗.贺尔曼

海姆达尔是太阳神以及日光之神,尤其是清晨之神。他是诸神的守卫。一开始,正如洛基所嘲笑的,许多困难的差事都推到他身上,他必须在风雨里坚守岗位,不眠不休地守护诸神(Lok. 48; Vǫl. 27; Grímn 13; Skírn 28; Gg.27; Sk.8)。他所需的睡眠比鸟还少,无论白天黑夜,他都能看得很远。他能听见地上的草以及绵羊的毛生长的声音,他可以从一个声响里分辨出更多声音。正如其他瓦尼尔诸神,他也能预知未来(Thrymskv. 14)。他是无与伦比的守卫,保护横跨天地并且连结诸神的彩虹桥(Bifröst,「摇晃的天国之路」)不受山怪的侵袭。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仍然不算是彩虹的人格化或神格化,虽然「海姆达尔」(Heimdall)有这样的暗示(「dalr」有「弓」的意思)。

对于诸神守卫的神性和能力的描述颇有童话色彩。有个猎人射中了停在两英里外橡树树梢上苍蝇的左眼;而另一个猎人更能够看到世界上所有森林、田野、高山壑谷;第三个人可以听到地上青草和羊毛生长的声音(K. H.M. Nr. 71, 134, 34)。直至今日,我们仍然以「他可听见风生草长」来形容特别聪明的人。我们可大胆假设这些形容都是来自史前时期所有民族共有的文学宝藏。

海姆达尔的加拉尔号角(Gjallarhorn)虽然声音响彻云霄,但诸神在承平时代并不需要它。当世界末日将近,海姆达尔会从宇宙树树梢取下这支号角,召唤诸神投入最终的战役(Vǫl 27, 46)。

因其外表,他也与巴德尔和弗雷并列,叫作「光明的爱瑟之神」、「最闪亮的爱瑟之神」(Gg. 27; Thrymskv. 14)。正如弗雷拥有金毛野猪「古林博斯帝」,海姆达尔也有一匹公马叫「金鬃」。因为黎明时东方天空会有一条鱼肚白,所以相传海姆达尔也有一排金牙;冰雪反射的阳光也可能被认为是他的牙齿。清晨太阳缓慢升起,造成晨雾甚或海市蜃楼时,人们便相信是海姆达尔穿着雪鞋飞进大气中的云层。

海姆达尔住在「天山」上。在挪威人的想像里,是垂直入海的岩壁,白雪皑皑的山峰反射着清晨第一道阳光;这座山位于天空的边界,彩虹之桥的尽头。这个诸神的守卫,在其舒适的家中享用诗人灵酒,有如艾克哈特(Eckehart)和吕迪格(Rüdiger)之类的哨兵或警卫,又如匈奴国的哈根(Hagen)。

诸神在商讨如何夺回索尔被偷的雷神鎚时,他率先提议要强壮的雷神伪装成新娘。他甚至在艾吉尔的宴席上对狡诈的洛基「直言不讳」说:「门是树干做的,而如果舌头不乖乖听话,所有人都会遭殃。」他骑着金鬃骏马,佩戴闪闪发光的宝剑,前去参加巴德尔的葬礼。他是奥丁之子。

这些当然只是诗人天马行空的杜撰,并没有任何神话依据。关于海姆达尔的神话共有三段,第一段是关于他的出生,第二段讲述他和洛基的对决以及他的宝剑,而比较晚出的第三段,则是描述他如何为人类创造阶级。前两个故事都很隐晦难解。

有一首几乎失传的海姆达尔咒语诗歌说(Gg. 27):

太初之时,九个巨人族少女在大地边鄙生下这个以长矛闻名(或称「持有魔杖之神」)、力大无穷的奥丁之子(另称「诸神的血脉」)。海姆达尔从大地、冰冷的湖水以及神圣的祭血(或为野猪血)获得神奇的力量。他比所有神都更加优秀,作为统治者,他比其他神都更加崇高,他也和所有人类有共同的亲属关係(Hyndl. 36-40)。

海姆达尔的母亲是九个女海妖,她们住在海天一线的大地边缘,她们可能是艾吉尔之女,用冰冷的海水养育儿子。之所以是九个母亲,或许只是影射女海神的九个名字。诸神领袖、光明的天神奥丁(其实是提乌斯)和女海神生下海姆达尔,他是从海平面升起的晨曦之神,因此名为「海姆达尔」,意为「照耀世界者」或「光明者」。他的住所也位于太阳升起处,那明亮的大地东部边缘,正对着西方的巨浪礁岩和阿尔卑斯山壁;他曾在那里为了芙蕾叶的项鍊而和洛基大打出手。

北欧吟游诗人说海姆达尔是洛基的死敌,他曾经协助找寻芙蕾叶的项鍊、爬上巨浪礁岩和阿尔卑斯山壁,在那里为了女神项鍊和洛基大战(Sk.8);洛基偷了女神项鍊,和海姆达尔是死对头(Sk. 16)。洛基趁着太阳下山之际,偷走晨曦女神的项鍊(太阳),把它藏在西海的悬崖上。但是全知全视的太阳神变身为如海狮一般的鳍足动物紧追于后,和也变身为海狮的洛基搏斗,最后夺回太阳女神的项鍊。

海姆达尔也死在洛基手里,据推测是洛基偷走他名为「首级」的剑,然后把他刺死。在和苏尔特的战斗中,弗雷也是被自己在向格尔德求爱时失去的宝剑所刺死。此外,在巴德尔的神话里,落入黑暗势力的剑似乎总替光明之神的死亡铺路,而同样的主题也出现在日耳曼的吕迪格传说,丹麦诗歌里,也说席瓦德(Siward)和布伦希尔德(Brynhild)刀枪不入,只有自己的剑才能伤害他们。我们不知道为什幺海姆达尔的剑叫作「首级」,但「首级之剑」的故事可能是其中比较接近事实的解释。在海姆达尔之剑的神话里,也有个神祕难解的描述:

因此,「海姆达尔会因男人的头而死」的说法使得宝剑名为「首级」,它不仅是个专有名词,其中的文字游戏也因为蕴含了「某个男人的头」而晦涩难解。诸神死于自己的宝剑,也同样相当讽刺。冰岛的勇士格雷提原本应该会说:「我必须保全我的头,才能保全我的命。」(Gtettis S. K. 63-7)但是这句话却被改写成:「我必须保全『海姆达尔的剑』。」现代读者读到这些隐晦而不知所以的用语或许会一头雾水,但北欧人一直很喜欢这种吹毛求疵的猜谜游戏。这个神话若不是记载于埃达神话里,早就不可考了。据推测,可能的剧情是:优秀、善良而强壮的神、正向积极的代表海姆达尔,挑战代表否定面的洛基,他那把无与伦比的「首级」是他的伙伴。但是不眠不休守护诸神的守卫有一次不小心被洛基调虎离山,他的对手便偷偷换掉了宝剑。于是,海姆达尔和洛基在战场上使用的是交换过的武器,而在最终战役里两败俱伤。

书籍介绍

《北欧神话学》,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保罗.贺尔曼
译者:张诗敏、许嫚红

本书不仅是一部北欧神话研究的传世经典、更是探索西方文学和艺术的奠基着作,整体而言,堪称神话学研究的旷世巨作。自1903年问世以来,其第一手报导的可信度,涵盖内容之权威、完整,无人能出其右。

全书概分五大部:一、灵魂信仰;二、从灵魂信仰到自然崇拜的自然转向;三、自然崇拜:诸神信仰;四、献祭仪式;五、世界开端与尽头的想像。

不只看守彩虹桥,海姆达尔还能听见绵羊的毛生长的声音
相关文章